遼東之虎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足以被槍斃的命令

              作者/千年龍王l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www.gxnnlns.com ,就這么定了!
                  老猴子感覺今天不對勁兒,法軍居然在夜間發動了進攻。

                  法軍后勤補給不暢,前線士兵每天也只能領到兩塊面包。

                  單一的營養攝入,很快就讓士兵們患上夜盲癥。

                  所以,法國人在晚上基本不會進攻。

                  可今天卻好像變了一支軍隊一樣,居然在晚上發動了大規模進攻。

                  從槍聲上判斷,進攻的法軍至少有一個加強排,甚至是一個連。

                  馬克沁有兩挺,還有數量不少的迫擊炮。

                  天很黑,迫擊炮不斷的將照明彈打到天上。

                  陣地上照得跟白晝一樣,可這里除了廢墟,就是碎磚爛瓦。

                  穿著雪地迷彩的明軍士兵只要不動,基本上不會被發現。

                  反而是爬到了鍋爐房頂上的丁三,借助光亮可以看清楚進攻的法軍。

                  這些法軍縮頭縮腦的,同樣躲在廢墟后面,詐著膽子向對面開槍。

                  馬克沁“噠噠噠”的響個不停,也不知道看沒看到目標。反正就是一陣掃,打到了算賺到,打不到明軍還能壯膽兒。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明軍的迫擊炮沒有開火。

                  難道說那個土匪頭子一樣的連長,還想復刻前兩天的戰斗?

                  這怎么可能,法國人又不傻,能被同一頭驢踢兩次?

                  瞄準鏡幾次套在機槍手身上,可又不得不放棄。

                  距離有些遠,不能保證命中。

                  丁三總是覺得,這些法軍有些不一樣。

                  和白天的法軍相比,他們至少知道在身上披上白色的床單。帽子也被白布包裹住,款式很像大明孝帽。

                  不得不說,白色的床單還是帶來一些保護。

                  至少,比那紅色的雙排扣上衣要好。

                  更加重要的是,白色的床單掩蓋了軍裝,也掩蓋了軍銜。

                  丁三再也不能輕易在人群中找到軍官了!

                  不過憑經驗,丁三還是瞄準了一個家伙。

                  每次這個家伙揮手的時候,法軍士兵就會有人向前跑。

                  肯定是軍官無疑了,至少也是個指揮位。

                  “砰!”一發十二點七毫米子彈,直接打在這家伙后頸下方。

                  動力強勁的子彈,幾乎把他的胸膛炸開。

                  腦袋滾出去一米多,鮮血噴得更遠。

                  四周法軍驚駭得紛紛找掩體隱蔽,一些有經驗的家伙,開始循著傷口開始搜尋槍手位置。

                  “他奶奶的,不好對付!”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丁三的心頭,沒有任何猶豫,丁三抱起狙擊槍躲到了鍋爐后面。

                  “轟!”連半分鐘都沒有,一發炮彈就砸在他剛剛站著的窗口。

                  無數彈片混合著被崩飛的磚頭,打得鍋爐“砰”“砰”作響。

                  幸虧有鍋爐擋著,不然這會兒估計自己應該已經掛了。

                  丁三扛著狙擊槍,在漫天的灰塵當中瘋狂奔跑。

                  他一丁點兒都不關心到底是什么玩意炸了他,丁三只想盡快離開這里。

                  萬一真的來一發重炮炮彈,就算是想跑都沒機會。

                  躲在一處矮墻后面的老猴子,看到鍋爐房爆炸的火光,立刻感覺頭皮發麻。

                  今天晚上進攻的法軍非常有耐心,他們不像以前的那些法軍那樣進攻。

                  而是一丁點兒一丁點兒的往前挪,人躲在大片廢墟的后面,又或者是殘墻的后面掩蓋住身形。

                  明軍戰士槍法雖然好,但卻拿這些人沒辦法。

                  因為他們就躲在兩百多米遠的地方和明軍對射,根本不往前走一步。

                  “機槍,不準動!崩虾镒釉俅未舐暤暮傲艘簧ぷ。

                  機槍就在距離他十米遠的地溝里面,機槍手架好機槍,已經準備扣動扳機,卻被連長叫住。

                  馬克沁打得山響,子彈雨點兒一樣傾瀉在明軍陣地上。

                  好多明軍士兵被壓得抬不起頭來,根本沒辦法和法軍對射。

                  不遠處的黑暗中傳來一聲慘叫,好像有人中槍。

                  “連長,這樣不是辦法。弟兄們被馬克沁壓得抬不起頭!”

                  “我總是感覺不對勁兒,他們為什么不往前沖,而是躲在那么遠地方和咱們對射。

                  難道說,他們的子彈很富裕?”

                  法國人后勤補給不足,從尸體或者俘虜身上,都搜不出來多少子彈。

                  請來舌人問過俘虜,每個法國兵上戰場前,才配發四十發子彈。

                  四十發子彈聽著不少,可實際打起來就不太夠用了。

                  尤其是新兵,打起槍來好像是在放鞭炮。

                  不大一會兒就能把四十發子彈打光!

                  步槍沒了子彈,跟燒火棍區別不大。

                  自從莫斯科外圍白刃戰的慘敗之后,法國人就不怎么愿意和明軍進行白刃戰了。

                  你端著刺刀,人家那邊拿著手槍。還沒靠近,已經身中數彈飲恨當場。

                  這不是作戰,這是**裸的屠殺。

                  “連長,打吧!

                  不打不行了,再這樣下去法國人有沒有彈藥我不知道,反正咱們的兄弟快沒彈藥了!

                  “!”老猴子這下沒辦法了。

                  明軍自動武器多,子彈消耗自然也就大。

                  這樣持續的輸出,即便有些彈藥存貨,也經不住這樣禍害。

                  “連長,還是讓機槍打吧!

                  老猴子舉起望遠鏡看了一眼,腮幫子咬得跟石頭一樣硬。

                  “機槍!

                  打!”幾乎打字剛一出口,身后十米遠的機槍就射出一長串兒的子彈。

                  灼熱的彈痕在漆黑的夜里,好像鞭子一樣抽向了法國人的陣地。

                  機槍的壓制力就是好,對面的步兵一下子就啞火了。

                  全都把腦袋縮回去,再不敢露頭。

                  “迫擊炮,把他們的馬克沁給老子端了!蓖h鏡里面,老猴子早就看到了馬克沁的位置。

                  馬克沁這東西,不像g42這樣輕便。轉移個陣地,得四個大小伙子抬著才行。

                  加上連續射擊,槍口火焰明顯,漆黑的夜里想發現馬克沁的位置并不難。

                  黑夜之中,判斷距離是個技術活兒。

                  為了保證命中率,連里的迫擊炮進行了連續三輪的齊射。

                  力求打出覆蓋性射擊的效果,把馬克沁干掉。

                  老猴子心里隱隱有些不安,這樣一來連里的這點兒火力可就全暴露了。

                  不過對付馬克沁就要營里團里的火力支援,這又有些說不過去。

                  畢竟,對付馬克沁這東西。大明一向都是在用連屬迫擊炮!

                  不管是射程還是威力,馬克沁完全不是迫擊炮的對手。

                  尤其是這種覆蓋性射擊,馬克沁機槍根本沒有逃走的可能。

                  果然迫擊炮連續,橘黃色的火焰此起彼伏亮起,敵軍的馬克沁迅速啞火。

                  法國人那邊一下子就安靜下來,只有幾支單發步槍,瞧準了機會摟一下火。

                  老猴子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今天晚上的一切都太反常了。

                  “機槍趕緊轉移陣地!”老猴子說了一聲之后,就竄向了電話機。

                  他決定,向上面要一些炮火支援。

                  直接把面前的這些法國人炸碎了事兒!

                  “轟!”剛剛走到電話機旁邊,身后就傳來巨大的爆炸聲。

                  爆炸的氣浪震得老猴子胸口一陣發悶!

                  剛收到命令的機槍手和機槍一起不見了,地上只殘存了星星點點的火焰。

                  糟糕!

                  不祥的預感證實了!

                  “快跑!”老猴子對著迫擊炮陣地喊。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炮彈帶著哨音砸在了迫擊炮陣地上,爆炸的聲音密集得聽不出個數。

                  “轟!”一聲震天動地的爆炸,氣浪把三十多米外的老猴子直接掀飛了。

                  完蛋了!

                  彈藥殉爆了,迫擊炮陣地也完蛋了。

                  連里這點兒火力全完蛋了,現在擲彈筒都算是重火力。

                  可可這玩意是機槍和迫擊炮之間地帶的火力補充,威力也比迫擊炮要遜色。

                  爆炸聲此起彼伏,前后不過兩分鐘時間。

                  連里剛剛開過火的機槍陣地全部被干掉!

                  這一下老猴子懂了,剛剛和明軍對射,是想著記錄下機槍陣地的位置。

                  那挺馬克沁就是用來勾引明軍迫擊炮的,只要迫擊炮連續開火,就能夠依靠炮口閃光確定迫擊炮陣地的位置。

                  雖然迫擊炮炮口閃光非常微弱,但在漆黑的夜里,法國人還是精準的找到了。

                  一切都是精心布置的結果,法國人這一次非常有耐心。

                  很快,那些被壓制住的法國人開始射擊。

                  灼熱的步槍子彈撕裂黑夜,打出一道道火紅的彈痕。

                  明軍步兵只能硬著頭皮還擊!

                  “轟!”一發炮彈準確落在一個明軍士兵面前,直接把那個人上半身炸沒了。

                  變了形的鋼盔飛走四十多米遠,落在了老猴子的腳下。

                  法國人不知道用的什么炮,點名式的挨個對著槍口火焰開炮。

                  只要出現槍口閃光,炮彈跟著就打過來。

                  即便是身手矯健之輩,也很難躲開那炮彈的轟擊。

                  前后不過六七分鐘時間,先后有十幾個明軍士兵被火炮炸死。

                  而明軍這邊,根本做不出像樣的反擊。

                  “連長,我帶著人摸過去,用擲彈筒把他們的炮炸了!

                  “回來,你知道人家的炮在什么地方!崩虾镒討嵑薜暮鹆艘簧ぷ。

                  都是一個鍋里攪馬勺的兄弟,現在被人點名兒似的一個個干掉,老猴子心里也不是滋味兒。

                  可對方用的究竟是什么炮?

                  榴彈炮?

                  不可能!

                  榴彈炮不可能有那么準!

                  而且榴彈炮的威力,要遠比這炮要大。

                  這到底是啥玩意?

                  老猴子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一種什么樣兒的武器。

                  沒時間再讓他琢磨了,戰士們全都縮在掩體里面,根本不敢開槍。

                  那些法國人不斷用步槍試探這,已經有人跑出掩體,開始一步步的向明軍靠近。

                  而明軍這邊,只要有人敢開槍,一定會有炮彈循著槍口火光撲過來。

                  炮彈威力不能說強大,但對付步兵足夠用了。

                  老猴子眼看著一道道火光炸起,遠處法國兵膽子越發的大了,開始嚎叫著沖鋒。

                  情勢不是十分緊急,而是萬分緊急。

                  “轟”!“轟!”“轟!”爆炸聲響個不停,幾乎每一聲爆炸就是一條活生生的漢子。

                  “撤!他娘的,撤!

                  都給老子撤!”老猴子臉色鐵青,大聲吼叫著下達了撤退命令,那聲音甚至蓋過了炮彈爆炸的聲音。

                  “連長,擅自撤離陣地是要被槍斃的!备边B長當時就傻了,拉著老猴子的大衣規勸。

                  “這仗怎么打,咱們兄弟都戰死在這里就有用。撤!

                  誰他娘的不撤,老子斃了他。

                  我下的命令,我負責。將來要槍斃,第一個打老子的腦殼!

                  老猴子火了,操起阿卡步槍吼道。

                  “連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沒工夫在這里墨跡,趕緊給老子撤。

                  撤!都撤!”

                  “弟兄們的尸首怎么辦?”副連長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

                  按照規矩,即便是撤退也不能把自己兄弟的尸體留給敵軍糟蹋。

                  “顧不得了,活人都顧不過來,還管什么死人!崩虾镒恿R了一句。

                  老猴子一聲吼,所有的明軍士兵如蒙大赦一般的都往回跑。

                  都是打慣了仗的老兵,知道什么仗好打,什么仗不好打。

                  他們都明白,這仗沒個打。硬挺下去,只能是個全軍覆滅的下場。

                  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全連最多支撐一個小時。

                  明軍第一次逃離了戰場,法國人興奮的“嗷”“嗷”叫著往前沖。

                  從察里津外圍戰斗開始,從來沒有過這樣輕易的取得勝利過。

                  哪一次攻克明軍陣地,不是尸山血海的。

                  最后戰壕都是用尸體填平了,才他娘的能占領明軍陣地。

                  老猴子看了一眼后面追上來的法國兵,嘴角露出一抹獰笑。

                  “追老子,那就好好追!”

                  法國兵一邊追,一邊射擊。

                  奈何跑動中,射擊移動目標實在是太難了點兒。

                  更何況,現在還是夜間,視線非常差。

                  明軍逃得狼狽,法軍也追得兇悍。

                  忽然間,沖在最前面的法軍士兵腳下響起輕微的爆炸聲。

                  聲音不大,但卻十分致命。

                  一顆地雷被踩爆炸了,地雷威力不大。不過數十顆鋼珠,已經嵌入了法軍士兵的雙腿。

                  那個法國士兵摔倒在地上,嚎叫聲之慘烈聽得人頭皮發麻。那已經不是人的聲音,而是地獄里來的惡鬼。

                  一個法**官跑過去,對著士兵腦袋就是一槍。

                  慘嚎聲戛然而止!

                  “上!抓住一個活的明軍,賞一千法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

              【精彩東方文學 www.gxnnlns.com】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
              百度風云榜小說:劍來 一念永恒 圣墟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我真是大明星 ;ǖ馁N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www.gxnnlns.com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方便閱讀。
              一级黄色网站视频_一级毛片国产A级毛片_一级毛片免费播放无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