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來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有人敲鼓

              作者/烽火戲諸侯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www.gxnnlns.com ,就這么定了!
                  蠻荒天下,金翠城。

                  一座八面攢尖的亭子,匾額“月眉”。

                  天漏月稀明,地偏風自雜。

                  一位青衫長褂、頭戴碧玉冠的中年文士,輕輕攥拳,手心中握有黑白兩枚棋子,咯吱作響。

                  隨著這位金翠城客卿修士的動心起念,這座涼亭內,隨之異象橫生,氣象萬千,卻沒有絲毫天地靈氣流瀉至亭外。

                  先是有一串金色文字飄蕩而起,如何是第一句第二句第三句?

                  很快便因為這十幾個文字,涼亭內響起了一陣雷鳴聲,青磚地面如陸地,青磚紋路便如水文,掀起了波濤萬丈。

                  好個佛門禪宗一脈的秘傳心印,要識吾家宗風么,青天轟霹靂,陸地起波濤。

                  在其中某塊宛如一洲山河陸地的青磚之上,風波驟然停歇,在天清氣朗中,好像有兩位小如芥子的僧人登高,一師一徒聯袂登山,年輕僧人,神色莊嚴肅穆,問師尋常教人行鳥道,未審如何是鳥道?老和尚大步流星,健步如飛,在險峻山道上邊如履平地,聞言笑曰四字,不逢一人。登山途中,兩位僧人依次遇見道旁崖刻榜書,皆只有一字,祖,是,親,普,要。依次見字如過關,不作任何停歇,年輕僧人突然又問如何是本來面目?不料老和尚又答,不行鳥道。年輕僧人默然。老和尚驀然大喝一聲,如何是佛?年輕僧人緩緩答曰丙丁童子來求火。老和尚又道,好語,丙丁屬火,以火求火,可惜猶未到底,可更說看。兩位僧人腳下此山,實則由正、續道藏數以億計的文字內容煉造而成,而這座“道山”的山道崖外,有飛鳥驀然劃破長空,振翅繞山,一座青山開始同時旋轉,最終旋山與飛鳥仿佛皆靜止,故名一枝鏃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時,兩位登高而不覺山轉的僧人,如見山外飛鳥猶如一枝懸空靜止的箭矢。年輕僧人沉吟不語,老和尚嘆了口氣,檐下團露矣。年輕僧人霎時間心有靈犀,自問自答,如何是佛?丙丁童子來求火。老和尚輕輕點頭,重重跺腳踩地一下,最后笑言一句,莫露賊贓……

                  在當年終于想明白某件事后,這位在金翠城修道多年的中年文士,更大心思,放在了佛家各脈浩瀚如海的經律論上邊。

                  涼亭外,金翠城的女子城主,她姍姍而來,停步后,看了片刻,由于那位“先生”并未刻意遮掩景象,她才得以瞧見涼亭里邊的奇異人事,等到那位“先生”轉過頭,望向自己,她這才儀態萬方,施了個萬福,笑語嫣然,柔聲問道:“先生,這是作甚?”

                  城主清嘉,道號“鴛湖”,是一位仙人境妖族女修,她其實擁有一件仙兵品秩的法袍“水煉”,只是在這些年金翠城內,不舉辦各類慶典的話,她都會穿著身上這件顯得極為樸素的碧綠法袍“蕉葉”,略施淡妝而已。

                  那位被清嘉尊稱為“先生”的金翠城清客,站起身,微笑道:“閑來無事,隨便想想,聊以解悶!

                  姓改名正,是個外鄉修士。

                  他在金翠城擔任客卿已經將近百年光陰,深居簡出,幾乎從不拋頭露面,就算是清嘉的那撥嫡傳弟子,都不曾知曉金翠城有這么一號古怪人物。

                  改正偶爾會悄然出門遠游,從不與清嘉打招呼,她也不從不過問。

                  清嘉神色誠摯道:“先生不必如此在意繁文縟節。天下規矩,就是給我們這些俗人設置的條條框框。以先生的學究天人,何必”

                  中年文士笑道:“入鄉隨俗,禮不可廢!

                  清嘉由衷贊嘆道:“先生律己有秋氣!

                  中年文士搖頭說道:“不是翻過幾本書的讀書人,就可以被稱呼為先生的!

                  先生一說,其實要比遠古時代的“書生”更早,意思更大,足可與“道士”比肩。

                  清嘉始終乖乖站在涼亭臺階底部,試探性問道:“今天其實無事請教先生,可以去涼亭里邊落座嗎?”

                  女修雙肩分別停著一只畫眉鳥和名為紡織娘的花木精魅,私底下,清嘉對這位化名改正的客卿,一直敬稱為“先生”,都不加姓氏。

                  何況,金翠城真正的主人,早就不是她了。

                  只不過最讓清嘉覺得“好玩”、而不是恐懼的某個真相,是除非她親眼見到涼亭內的這位先生,否則她關于此人此事的全部記憶,就像被鎖在了某間屋子里邊,身為主人的她,卻是沒有鑰匙的,鑰匙只掌握在這位先生手中。

                  故而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事,那么整座蠻荒天下,又有誰能知曉這個真相?

                  清嘉覺得很有意思,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暗藏著一個不愿與任何人分享的秘密。

                  能夠將一位仙人境修士的道心,好似完全玩弄于鼓掌之中,恐怕就算是飛升境巔峰修士,都不敢說自己一定可以做到,要說讓對方明知此事,依舊心甘情愿,就更是匪夷所思了。而金翠城女仙“鴛湖”,可不是什么性格軟綿之輩,光憑一位仙人境,也無老祖師可以依靠,她又天生不擅長廝殺,就能夠護住數百女修和整座金翠城,就可以知道鴛湖道心定然極其堅韌。

                  中年文士也沒有撤掉那份涼亭異象,笑道:“當然是客隨主便!

                  清嘉聞言,咬了咬嘴唇,一雙極其靈動的秋水長眸,既幽怨,又嫵媚。她拾級而上,拎起裙角,進了涼亭,才察覺到小小涼亭的廣袤程度,小心翼翼繞過某些道氣縈繞的地面青磚,最終坐在那位先生對面。

                  一位名動天下的女子仙人,此刻正襟危坐,如面對一位學塾的教書先生。

                  清嘉落座后,流露出幾分自慚形穢的神色,自嘲道:“先生打發光陰的隨便想想,得出的結論,可能就是我們這些魯鈍之輩窮其一生都無法理解的玄之又玄!

                  中年文士搖頭道:“鴛湖道友謬贊了。一個人的知識越多,就會面臨更大的未知。凡俗夫子,在于知道什么,修道之人,在于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

                  清嘉無言以對。

                  中年文士,坐姿端正,笑容和煦,但是在清嘉眼前,對方卻是……高若神明。

                  沒辦法,眼前此人,是那位敢在托月山、也能在托月山隨便殺人的白帝城鄭居中啊。

                  清嘉欲言又止。

                  就像她自己所說,原本沒打算聊什么正事,只是等到她進入涼亭,與鄭居中面對面而坐,好像不說點什么,她就會覺得有點……暴殄天物了。

                  至于涼亭“小天地”內的兩位僧人繼續登高與對話,清嘉看了也等于白看,聽了也白聽,一則完全不懂,再者道不同。

                  清嘉強行壓下心中那個念頭,換了個話題,亦是心中好奇已久的問題,“敢問先生,會覺得什么事情,是真正有意思的嗎?”

                  鄭居中微笑道:“很多啊!

                  例如在一處中等品秩的福地之內,鄭居中曾經讓某個自己,白手起家,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在短短二十年間,變成一位成功輔佐帝王一統天下的軍師。同時又添加了兩個嶄新身份,其中一個,是武學天賦極好的草野莽夫,揭竿而起。另外一個,成為了山上練氣士,修行資質一般,下山后去當了縱橫家。

                  三者各有一條潛在的主要心路脈絡,牽引三人走向不同的道路,分別負責三件事,創建,摧毀,修補。

                  鄭居中低頭看著那座山頭,突然說道:“鴛湖道友,是該為金翠城作長遠計了!

                  清嘉如釋重負,沉聲道:“懇請先生賜教!

                  金翠城在在蠻荒天下的處境,與酒泉宗相仿。

                  兩座宗字頭的立身之本,分別是煉制法袍和釀造仙釀。

                  在外界看來,金翠城因為曾經幫助舊王座大妖仰止,將那件墨色龍袍提升了一層品秩,才得到了仰止的庇護,倒也不假,畢竟蠻荒天下的那撥飛升境大妖,極少侵擾金翠城,卻非全部事實,仰止確實對清嘉青眼相加,可不過依舊是想要將其吞并,作為一只財源廣進的聚寶盆,之所以沒有成事,還是清嘉堅持己見,甚至不惜撂下一句狠話,仰止似乎有些不為人知的顧慮,才沒有與清嘉一般見識,反正此間辛酸,不足為外人道也。

                  由于金翠城的法袍,煉制門檻高,難以大規模量產,上次攻伐浩然天下,金翠城與仙簪城在內幾個宗門,都屬于破財消災,給出了一大筆神仙錢,而金翠城這邊,也搬空了密庫儲藏千年之久的法袍,一并折價交付給甲子帳。

                  所以在劍氣長城那邊,金翠城這邊也沒有任何修士現身戰場。而城主清嘉,只是在之后的托月山議事中現身,與那撥參加文廟議事的浩然大修士,遙遙對峙,事實上,當時對面仔細打量這位金翠城女仙的視線,不在少數,當然還是因為她身上那件水路分陰陽、擁有日月更迭、斗轉星移大道氣息的“煉水”法袍。

                  鄭居中瞥了眼女子仙人,點頭說道:“桃亭道友的建議,大方向是對的!

                  看人道心、翻檢記憶如隨手翻書。

                  清嘉沒有感到任何不適,只是追問道:“以先生之見?”

                  金翠城能夠數千年來始終屹立不倒,在于擁有兩座所謂的靠山,分別是明處的仰止,暗處的蠻荒桃亭。

                  可惜舊王座大妖仰止,未能返回蠻荒,被柳七攔阻,已經被文廟囚禁,桃亭也早就在那十萬大山當看門狗多年,如今更是在浩然天下那邊,搖身一變,成了那個在鴛鴦渚一舉成名的嫩道人。

                  所以托月山大祖的嫡傳弟子之一,同為女修的大妖新妝,先前曾讓金翠城全盤交出煉制法袍的秘法、道訣。

                  金翠城沒有什么可討價還價的余地。作為交換,托月山允許金翠城隨便揀選兩地,建造兩座下宗。

                  只是對清嘉來說,這種華而不實的好處,意義何在?根本就是毫無意義。

                  金翠城即便立起了下宗,又守不住,金翠城內嫡傳皆女修,除了煉制法袍,根本不懂如何與人廝殺。

                  所以那桃亭,先前曾經偷偷寄來一封極其隱蔽的密信。

                  大致意思,無非是暗示清嘉,樹挪死人挪活。

                  不如將金翠城搬遷去往浩然天下,在那邊混口飯吃,雙方也好有個照應。桃亭在信上拍胸脯保證,到了那邊,不敢說讓金翠城更好,只說維持當下的家業,與文廟討要一個宗字頭身份,不在話下。

                  對桃亭來說,金翠城清嘉,就是個小姑娘,屬于半個自家晚輩。

                  因為金翠城若是往上追溯,有兩條道脈,一條類似正宗法統,一條屬于旁門秘傳,而桃亭與清嘉某位身份隱蔽的傳道人,確實極有故事,道侶稱不上,可要說是姘頭就又難聽了點。

                  而清嘉的這位不納入金翠城譜牒的傳道人,曾經為金翠城留下一道遺囑法旨,說在那輪明月皓彩當中,有位按照輩分清嘉可以喊一聲太上師祖的古老存在,但是何時得見這位祖師爺,具體時日,說不定,耐心等著就是了。

                  清嘉本以為金翠城可以憑此多出一座巍峨靠山,結果天上一輪明月,直接被那些劍氣長城陰魂不散的劍修,給聯手搬遷去了青冥天下,這讓清嘉哭笑不得,這讓她還怎么認祖歸宗?只是失望之余,又有幾分輕松,畢竟金翠城內,已經有了一位自己甘心托付生死的鄭先生,就足夠了,真要讓那位道齡悠悠的祖師重返人間,再來到金翠城,說不定反而是一樁禍事。

                  大驪王朝,在那寶瓶洲戰場,曾經大肆搜刮一切出自金翠城的法袍,可惜未能成功捕獲幾個精通煉制技藝的金翠城嫡傳修士。

                  三百年前城主鴛湖躋身仙人的慶典。

                  除了仰止親自參加觀禮。桃亭也曾偷偷溜出十萬大山。

                  在避暑行宮秘檔那邊,對此都是有明確記錄的。

                  顯而易見,浩然天下與蠻荒天下,已經是如箭在弦的形勢,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大戰,而金翠城,如果不是鄭先生,其實沒任何選擇可言,要么主動依附托月山,要么被浩然天下攻破,淪為階下囚。

                  清嘉發現這位先生好像有點心不在焉,她也不敢打攪對方的神游萬里,耐心等待下文。

                  鄭居中很快就回過神,只是與她說了句言簡意賅的話語,“無非是將托月山新妝換成中土文廟,金翠城主動要價減半,去扶搖洲扎根,再在別洲,類似皚皚洲,挑選一處地盤作為下宗!

                  清嘉顯然對此并無異議,沒有任何驚訝神色,能夠適宜浩然水土的蠻荒宗門,數量稀少,恰好金翠城就位列其中,她小心翼翼問道:“怎么搬遷走金翠城所有家當呢?再就是如何挑選修士?”

                  鄭居中說道:“跟我走就是了!

                  約莫是擔心對方聽不懂,鄭居中笑著解釋道:“整座金翠城已經被我煉化為本命物,為了瞞過托月山,不露出馬腳,連累鴛湖道友,在這件事上,確實耗費了我不少時日!

                  方才鄭居中之所以會分心,是在考慮一件與雙方議事離題萬里的事情。

                  而這件事,鄭居中只與崔瀺聊過。

                  雙方的觀點是差不多的,有靈眾生,在修道之人的率領下,鋪路搭橋,往天外走,是一條肉眼可見的出路,要將那些天外星辰作為橋梁、或是“宗門飛地”,只要棋盤夠大,就可以脫離勝負之爭,減少整個既定天地的內部消耗,可能是以人族為首,與各族修士精誠合作,在那些天外星辰,揀選宜居之地,繁衍生息……

                  但是光有這條暫時難說是嶄新“去路”、還是老舊“來路”的通天道路,是遠遠不夠的,以防萬一,還得用某條前所未有的路徑,“往內走”,讓天地眾生皆有另外一種活法,則是一條必須未雨綢繆早作謀劃的退路。

                  繡虎崔瀺窮其學問,終于打造出瓷人一事,就是為了與鄭居中,也是與三教祖師,證明這個“萬一”的恐怖意外。

                  現成的例子,就擺在眼前了,你們三位,總不好視而不見了吧。

                  鄭居中篤定,人族若是既沒有找到一條出路,又未能找出足可保全自身的退路,那么遲早有一天,會被自己毀滅。

                  就像曾經高高在上的神靈,毀滅于親手造就出來的大地眾生。

                  每一個我們不敢承認的自己。

                  就是一頭徘徊籠中的困獸,就是一尊高坐大殿的神靈。

                  絕大部分的所謂得道之士,根本不知道所謂的立教稱祖,立教之根祇是要做什么,稱祖所求何事。

                  眼已不高,手自然更低,是注定伸手夠不著“那道簾幕”的。

                  涼亭內,一個在想著金翠城的生死存亡。

                  一個在考慮整個有靈眾生的生死存亡。

                  大概這就是差異了。

                  難怪玄都觀孫道長會笑言一句,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比人與豬的差距更大。

                  鄭居中一揮袖子,收起涼亭內的那份異象,彎曲雙指,輕輕叩擊亭柱。

                  人間木作,以卯榫為關鍵。

                  在家門戶。在外學塾。修行在山。

                  靠何物來相互銜接人心?

                  鄭居中站起身,微笑道:“我們都是一盞燈火,在天地間忽明忽暗!

                  言行互為卯榫,人心共作燈火。

                  搭建屋舍,抱團取暖。

                  之后鄭居中率先走出月眉亭,帶著清嘉散步金翠城內,大雪時節,金翠城的殿閣極為壯麗,美若琉璃境界。

                  跟在鄭居中身邊的清嘉,無法施展道法,便一并隱匿身形了,在那好似一處皇宮大殿,有梳靈蛇髻的少女,正在那兒踮起腳尖,伸長腰肢,手持長竿,敲打冰凌,墜地有一串碎玉聲響,少女們的笑聲,婉轉如鶯歌燕語。

                  走出宮殿,鄭居中帶著清嘉來到金翠城外的一條護城河,河面寬闊,橋下冰凍結,有許多孩子在上邊飛奔嬉戲。

                  鄭居中沿著河流一直往上游散步而去,來到一處河邊堤壩,腳下由瘦長條石堆砌而成,遍地攢簇密集,石縫間澆筑糯米漿,再以鐵鋦和榫使勁夯實,如同魚鱗層層疊疊,又如老者之瘦骨嶙峋。

                  鄭居中這些年一直好奇,齊靜春當年在驪珠洞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齊靜春又到底看到了什么。

                  真正讓鄭居中覺得有意思的事,就是有人做到了不管他如何花心思、依舊做不到的事情。事情本身有大小之分,只是在鄭居中心中,也不一定就有高下之別。如果一顆山上的雪花錢,突然間只能在山下折算成一百兩銀子,天下形勢又會如何?又比如天地間突然所有的三種神仙錢都消失無蹤了,事態又會如何發展?

                  聽說崔瀺年幼時,有個家族長輩,不許看那江湖演義和才子佳人。

                  以及不許崔瀺下棋,因為覺得聰明人容易癡迷此道,白白消磨大好光陰,耽誤治學,不務正業。

                  清嘉轉頭看著鄭先生,片刻之后,她自顧自笑起來,壯起膽子開口問道:“先生,如何看待男女情愛一事?恕我冒昧,先生可曾有過心儀的女子?”

                  鄭居中笑著搖搖頭。

                  清嘉這輩子還不曾有過道侶,她也不覺得需要找個道侶,但是她有個極為寵溺的嫡傳弟子,跟隨閨中好友,那位大妖官巷的一位家族嫡出晚輩,她們再喊上一撥相熟的女修,乘坐一架極有來頭的車輦,那撥各有背景來歷的鶯鶯燕燕,共同北游劍氣長城,據說未能成功登上城頭,卻遙遙見到了那位鮮紅法袍的年輕隱官,車輦還挨了一道雷法呢,沒白跑一趟。

                  成功見著了那位名動天下的年輕隱官。

                  讓她們雀躍不已,如出一轍的觀感。

                  就倆字,真!

                  回鄉之后,清嘉的這位嫡傳,便死去活來,癡心一片,好似魔怔了。

                  鄭居中神色淡然道:“愛欲之人,猶如執炬逆風而行,必有燒手之患!

                  清嘉便不敢多問什么了。

                  鄭居中緩緩而行,先前在那黥跡渡口,另外一個自己,與歲除宮吳霜降,雙方確實見面了。

                  浩然天下白帝城,青冥天下歲除宮。

                  都是公認對宗門掌控力最強的兩個地方,所有修士,都對那各自宗主敬若神明。

                  當時鄭居中開門見山說道:“吳宮主不該這么早來的!

                  吳霜降微笑道:“破甑不顧!

                  可既然吳霜降還是來了,也就意味著繡虎在某種程度上,開始收網了。鄭居中會按照事先約定出手一次。

                  吳霜降當時就看著劍氣長城那邊的天幕,一輪明月被拖拽去往青冥天下,隨口問道:“好像打不起來?”

                  鄭居中說道:“因為陳平安還是不夠心狠!

                  最終陳平安的那個選擇,也不算太過讓人意外。

                  白玉京三掌教陸沉,差點死在一個死人手上。

                  ————

                  青冥天下,天地中央,一山獨高閏月峰。

                  與林江仙在山路上邊分別,碧霄洞主只留下戚鼓一人,帶著剛來這邊拜山頭的嫡傳弟子王原箓,和那個道號金井的燒火小道童,一起離開閏月峰,去往明月皓彩中的簡陋道場。

                  作為收徒禮,老道士拿出了一件巴掌大小的宮殿袖珍模型,丟給王原箓,瞥了眼小道童,“此地歸屬王原箓,金井,只要王原箓沒意見,你將來可以在里邊修行煉丹!

                  至于拜師禮就免了,王原箓當然巴不得沒有這套山上的繁文縟節。

                  王原箓雙手接過那座來歷不明的“仙宮遺址”,珍稀異常,毋庸置疑。

                  小道童謹遵老爺法旨,不敢有任何怨言,各人有各命,既然羨慕不來,何必羨慕……他娘的,瞧著真眼饞啊。

                  老道士不理睬兩個各懷心思的家伙,自顧自走入屋內,只是讓金井繼續盯著那爐子丹藥的火候,順便讓他傳授王原箓一門煉丹道訣,能教多少,能學多少,各憑本事。

                  王原箓將那件重寶收入袖中,落袋為安再說,這才開口問道:“金井師兄,此物來歷,給說道說道?”

                  看在那一聲“師兄”的份上,小道童白眼道:“聽沒聽過一句話?”

                  結果等了半天,也沒等著下文,王原箓給整懵了。

                  小道童這才大搖大擺跨過門檻,坐在丹爐一旁的板凳上,笑道:“有句老話,龍潛淥水坑,火助太陽宮。曉得吧?”

                  王原箓蹲在一旁,搖頭道:“從沒聽說!

                  小道童嗤笑道:“井底之蛙!”

                  王原箓笑呵呵不反駁,誰是井底之蛙還不好說呢。

                  小道童繼續說道:“相傳是遠古五至高之一的……”

                  說到這里,小道童連忙止住話頭,伸手指了指天花板,“那淥水坑,是遠古水神的避暑行宮,只能算是其中之一吧?蛇@太陽宮,是誰的地盤,你自個兒猜去,反正要比那淥水坑品秩更高一籌,相傳曾是鑄劍地之一,外邊的修士,知道個什么,只會以訛傳訛瞎傳,都說給打碎了,其實就在我家老爺這邊擱放著呢,算是極好極好的寶貝了,能排在我家老爺……前五的家當,被你得手,就偷著樂吧!

                  王原箓感慨道:“金井師兄懂得真多!

                  小道童盯著丹爐的火焰,一張稚嫩臉龐被火光照耀得熠熠生輝,撇撇嘴,說道:“有個屁用!

                  王原箓雙手籠袖,輕聲道:“比沒屁用強多了!

                  小道童聞言勃然大怒,誤以為對方是在說怪話譏諷自己,只是等他轉過頭去,卻看到一張面帶傷感的真誠臉龐。

                  青冥天下,甘州,歲除宮。

                  山中一座建造最高處的宮殿觀景閣內,四人相約飲酒。

                  他們當下正在傳閱一本宮主親筆撰寫的冊子,以蠅頭小楷,詳細記錄著五彩天下那邊的風土人情。

                  在這里,既可以看到鸛雀樓,也可以鸛雀樓外江水中央的中流砥柱,其實是一塊歇龍石。

                  他們幾個,都是鸛雀客棧的“舊人”了,昔年一座籍籍無名的鸛雀客棧,在浩然天下那邊的倒懸山,開了兩三百年。小小客棧,藏龍臥虎,一飛升兩仙人,外加兩玉璞。年輕掌柜之外,客棧廚子、雜役四人,化名都姓年,而且都是以陰神之姿,遠游浩然天下倒懸山。其中化名年窗花的“少女”,更是宮主吳霜降的嫡女,她道號“燈燭”。

                  而那個年輕掌柜,正是被吳霜降昵稱小白的白落。歲除宮真正全權處理庶務的二把手。

                  此刻除了守歲人白落,其余四個,就都在這邊了。

                  道號洞中龍的仙人張元伯,是個酒糟鼻的白發老翁,將那本翻完了的冊子,輕輕拋給隔壁案幾那對正在打情罵俏的道侶。

                  修行之余,閑暇無事,要是給這個老人一壺酒,一碟下酒菜,就能夠喝上一整天。

                  就像每端碗喝上一口酒,就往碗里吐回一大口。

                  酒桌三板斧,呲溜一口,瞇眼陶醉狀,打個哆嗦。

                  以前張元伯的道場,就在那座歇龍石之上,后來來了個劍修程荃,張元伯就主動挪地盤了,都不用祖師堂議事,如果這種瑣碎事都需要勞煩宮主定奪,傳出去還不被外人笑掉大牙。

                  山上君虞儔,伸手接住那本冊子,神色認真,翻書如飛,書頁嘩啦啦作響,雖然看得快,卻不敢錯過任何一個字。

                  畢竟是宮主親筆。

                  當初青冥天下三千道官,進入五彩天下。名義上,白玉京只有千余人,距離半數,還差了四百多人。

                  可事實上,白玉京的天君仙官,在外邊開枝散葉的,不在少數,千絲萬縷的關系,其實真要寬泛來算,白玉京道官,還是差不多占了半數名額。

                  這個漢子的山上道侶,名為謝春條,婦人身材健壯,姿容實在是……很不仙子,她喜歡喝烈酒,說葷話。

                  謝春條頭別一根翠竹發簪,默默喝酒。

                  至于身邊的道侶,是個喜歡毛手毛腳的,簡直就是個色鬼投胎。

                  對于修道之人而言,那種床上打架,有個屁意思,可既然是道侶,就隨便他折騰吧。

                  漢子將那本冊子交給身邊的道侶,不忘輕輕捏了一把婦人的白膩手腕,結果被謝春條一手接過冊子,一手摔在對方腦殼上邊,打得漢子差點原地轉圈圈。

                  張元伯皺眉說道:“怎么會在這個關頭,比預期早了七八年,冷不丁冒出個天下十人的榜單?”

                  虞儔嬉笑道:“愛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去,反正老子也沒在榜單上邊,就不關我卵事!

                  謝春條一邊看書,一邊說道:“關鍵是仙杖派那邊聲明,這份榜單根本不是他們的手筆,這就很玄乎了!

                  化名年窗花的“少女”,她作為吳霜降的嫡女,真名吳諱。只是這個名字,好像取得有點吃虧。

                  因為諧音都不是特別美好,污穢,誤會,無悔……

                  當初那場陰神出竅的聯袂遠游,他們足足跨越兩座天下,并非完整魂魄,真身和陽神都留在了歲除宮。

                  當然是被宮主吳霜降用上了某種秘法護持,否則以他們的境界,陰神無法在倒懸山那邊待那么久,而且各自還能夠繼續修行。

                  年輕女修腰間懸掛一把小巧玲瓏的撥浪鼓,彩繪鼓面,畫工繁復,以龍皮縫制,桃木柄墜有紅線系掛的一顆琉璃寶珠。

                  以少女的修為,又是一件被她煉制為本命物,竟是無法完全遮掩  的寶光氣象,由此可見,這把小鼓不但是件仙兵品秩的重寶,而且在仙兵當中,注定都是上乘的。歲除宮這邊每年的除夕夜,都有那遍燃燈燭照虛耗、和擊鼓驅逐疫疬之鬼的舊風俗,負責住持這兩事的,便是吳諱。

                  吳諱在鸛雀客棧那會兒,化名年窗花。

                  是因為年少時,有次她與父親一起守歲。

                  吳霜降喜歡看雜書,尤其喜歡翻閱那些掌故類的文人筆記,吳諱曾經聽父親說過一句書上言語。

                  窗內人于窗紙上寫字貼花,吾于窗外觀之,極佳。

                  可能是書上看到的,也可能是有感而發,誰知道呢。

                  吳諱說道:“回頭我問問父親?”

                  虞儔趕緊搖頭,“吳諱,克制,要克制啊,千萬別連累我們在宮主那邊挨訓!

                  三百年來,青冥天下十人,變動極小,幾乎都是些老人。

                  白玉京那邊,占據了前三的席位,沒有任何異議,大掌教寇名,二掌教余斗,三掌教陸沉。

                  第四,是那地肺山華陽宮的掌門老真人,道號“巨岳”的高孤。

                  第五,玄都觀孫懷中。第六,鴉山林江仙,是唯一上榜的純粹武夫。

                  之后幾個,也都是個個名字、道號如雷貫耳的老面孔。

                  其余像歲除宮吳霜降,兩京山女子祖師,道號“俯瞰”的朝歌,因為他們各自閉關太久,登評過,又都曾退出了天下十人之列。

                  至于吾洲,閉關歲月更為長久,這位道號“太陰”的散修女冠,原本幾乎都快被青冥天下徹底遺忘了。

                  關于以往的天下十人,四人除外,各種名次高低,都還算讓看客們爭論不休的說頭,這四人,當然是三位白玉京掌教,外加一個玄都觀的孫道長。

                  但是這一次,不知是誰搗鼓出來的榜單,最新的天下十人。

                  充滿了玄妙,甚至是一種暗流涌動……殺機!

                  高居榜首之人,是白玉京,二掌教余斗。

                  第二,白玉京三掌教,南華城城主陸沉。

                  第三,道場暫時位于明月皓彩之中的碧霄洞主。

                  第四,祖籍雍州,散修,煉師,女冠吾洲。

                  第五,蘄州,玄都觀觀主,孫懷中。

                  第六,汝州,赤金王朝,鴉山林江仙。天下武道第一人。

                  第七,歲除宮吳霜降。

                  第八,幽州,地肺山華陽宮,高孤。天下第一煉丹宗師。

                  第九,并州,青神王朝,雅相姚清。

                  第十,是兩人并列。玄都觀道號“空山”的女冠,王孫。閏月峰純粹武夫,辛苦。

                  另有候補十人。但是相比前十人,已經讓看客們提不起太多興趣了。

                  首先,這份十人榜單,再沒有那位白玉京大掌教寇名!

                  這就已經是足夠驚世駭俗的消息了,說是晴天霹靂都不夸張。

                  其次,吾洲再度現世,等于坐實了她的十四境,她擠掉高孤的位置,并不意外,但是為何高孤并未緊隨其后,難不成玄都觀孫懷中是那雷打不動的第五人,當真成為了青冥天下的一條鐵律?還是說……孫觀主其實已經同樣躋身了十四境?玄都觀是道門劍仙一脈,孫懷中可是那……十四境純粹劍修?!

                  此外,玄都觀那邊除了孫道長,如今還多出了一個師姐王孫,而玄都觀與白玉京的恩怨情仇,誰心里沒點數?難不成?

                  謝春條剛要將那本冊子歸還吳諱,后者搖頭道:“你們留著好了!

                  張元伯想起一事,捏著下巴,疑惑道:“當年桂夫人臨時反悔,沒有跟我們一起來到青冥天下,是不是早就察覺到了這邊的不對勁?”

                  虞儔想到那位氣態雍容的桂夫人,與自家婆姨的那種搔首弄姿,可是截然不同的風韻,漢子忍不住嘿嘿而笑,結果立即挨了謝春條一肘,打得漢子額頭當場冒冷汗。

                  謝春條沒來由感嘆道:“還是無法相信,那個少年能夠當上隱官,還可以城頭刻字!

                  當年那位背劍少年的清澈眼神,實在讓人記憶深刻。

                  曾經的背劍少年,后來的末代隱官,是客棧的老主顧了。

                  兩次游歷倒懸山,都下榻于小巷盡頭的鸛雀客棧,很捧場。

                  張元伯笑著點頭,看了眼吳諱,“我覺得董畫符,瞧著也不錯!

                  吳諱只當沒聽出其中的言外之意。

                  當年倒懸山重返青冥天下,董畫符曾經和晏琢一起跟著程荃來到歲除宮,一起瀏覽歲除宮景象,大好風光,不看白不看,又不需要花他一顆銅錢。期間他們遇到了那個道號燈燭的“丫頭片子”,修道有成,看著年紀不大罷了,與他們倆說話陰陽怪氣的。

                  可惜碰到了祖師爺。

                  吳諱確實罵不過那個董黑炭。

                  吵架最怕聽不懂對方在講啥。

                  所幸雙方都沒動手,只是約了一場架。

                  她嫌棄倆外鄉人境界不高,又是歲除宮的客人,就沒有跟他們一般見識。

                  但是至今吳諱還不清楚,那是董畫符幫陳平安約的架,跟他董畫符無關。

                  歇龍石上,吳霜降親臨此地。

                  吳霜降與少年面容的納蘭燒葦閑聊幾句修行事,最后就只剩下一個程荃,陪著宮主散步河邊。

                  作為劍氣長城十六位遠游劍修的領頭人,老元嬰程荃,背著一只棉布包裹的劍匣,裝著納蘭燒葦的一盞本命燈。

                  程荃加入了歲除宮的祖師堂山水譜牒,卻沒有授箓,不曾獲得正式道牒。這就意味著,老劍修至今還不是一位道官。

                  雙方腳下這塊歇龍石,本該隨水遷徙,不會長久扎根某處。但是被吳霜降親自施展了數重禁制,強行拘押在此。

                  其實除去歇龍石本身價值之外,吳霜降此舉很不劃算,屬于一筆虧本買賣,要是擱在其它宗門、道觀,可能就會開鑿出一條環形河道,讓一座隨波逐流的歇龍石,可以不斷增添水運,就是一筆源遠流長的收益了。只不過歲除宮底蘊深厚,吳霜降的暴殄天物之舉,多了去,不差這一樁。

                  在歷史上,歇龍石總計四座,一座在那場水火之爭的戰事中,被徹底打碎,一座后來被某位上古仙人煉化為本命物,再就是曾經被淥水坑澹澹夫人視為禁臠的那座海中巨石。最后,便是歲除宮這處道場。

                  傳聞,僅是傳聞。

                  昔年宮主吳霜降的道侶,她修道資質平平,喜好搜集天下奇珍異寶,吳霜降就帶著她云游天下,她所有喜歡之物,都會被吳霜降帶回歲除宮。

                  程荃得知那一連串事跡后,試探性問道:“吳宮主,有無山水畫卷,可以觀看一二?”

                  吳霜降停下腳步,歇龍石外邊的那條河流中,便水霧升騰起來,江水如鏡,那幅水紋畫卷中,只見一位狀若瘋癲的女修,狂笑不已,抬起一條如灰燼簌簌而落的腐朽胳膊,她拍了拍腦袋。

                  失心瘋了一般,對那年輕隱官揚言,宰掉她便是,就當是多出一筆戰功,但是她竟然請求年輕隱官,一定要做掉元兇,打崩托月山……

                  隨后便有一條金色雷電,將那仙人境女修的身軀打作齏粉。

                  由于這幅畫卷被掐頭去尾了,故而看得程荃一臉茫然,這是咋回事。

                  至于那頭仙人境大妖,程荃當然認得對方,女修道號繁露,也曾是在蠻荒天下割據一方的一宗之主。

                  看樣子她是只能靠著一盞續命燈,折損了一部分魂魄,再去借尸還魂了,可這屬于最下乘的尸解,畢竟妖族修士,要遠遠比人族練氣士,更重視“真身”。許多術法,大道根本,都與真身體魄,戚戚相關。所以妖族修士跌境之多,要遠遠多過人族修士。

                  何況就算能夠重頭再來,卻是再難走前世修行的那條老路了,既然無法熟門熟路走舊道,以后修行豈能順遂?

                  所以對蠻荒天下的任何一座宗字頭門派來說,祖師堂每供奉一盞續命燈,幾乎就是一筆注定賠本的買賣。

                  即便是那宗主,哪怕能夠靠著續命燈,接下來往往就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改朝換代了。

                  程荃雖然想不通其中關節,但是不耽誤老劍修滿臉笑容。

                  在托月山被人斬殺,就像道官在那白玉京給人砍死,儒家修士在中土文廟被外人打嘛,

                  痛快痛快。

                  咱們隱官大人,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憐香惜玉!

                  吳霜降微笑道:“確實憋屈,繁露若是堂堂正正,與年輕隱官廝殺,也不至于死得如此窩囊,只是這場托月山一役,太過詭譎,就像托月山大祖的開山弟子,元兇,與陳平安聯手,做掉了他們這撥留在托月山做客的蠻荒上五境修士!

                  程荃震驚道:“這撥?!不止是繁露這個老妖婆?”

                  吳霜降點頭道:“比較多!

                  老劍修哈哈大笑,“不枉我當年與隱官大人吵架不還嘴!

                  吳霜降一笑置之。

                  老劍修感慨萬千。

                  這位隱官大人,確實從不讓人失望。

                  吳霜降突然笑問道:“程荃,你這輩子最恨誰?”

                  程荃默然。

                  當然會恨很多,只說那些妖族畜生,數得過來?

                  但是程荃最恨之人,其實是自己。

                  恨此生劍術稀拉。恨自己膽小,連那董三更、齊廷濟都敢罵,至于老聾兒之流,都不配程荃浪費唾沫,但是這么一號劍修,這輩子,卻連喜歡兩字都不敢說出口。

                  有些事,不會等人。

                  有些人,也不等人。

                  程荃神色黯然。

                  吳霜降說道:“紅葉劍宗的劍修蕙庭,肯定記得吧?”

                  程荃眼神瞬間凌厲起來。

                  程荃與摯友趙個簃,曾經有過一個私底下的約定,下次蕙庭再出現在劍氣長城,如果再無法將蕙庭大卸八塊,以后雙方就當啞巴好了?上мネピ诎倌曛,戰場上破碎了那把本命飛劍“脂粉”,跌境后就在宗門內養傷,沒有參加最后那場大戰。

                  吳霜降說道:“還有一幅畫卷,自己看吧!

                  原來是為了斬殺紅葉劍宗的元嬰境劍修蕙庭。

                  陳平安放走了一位仙人境妖族修士。當然后者經過托月山一役,也算元氣大傷了。

                  蕙庭選擇以命換命,為一個從來不曾去過劍氣長城的妖族仙人,換取一條生路。

                  在那戰場上,先是劍光直落,將那蕙庭當頭劈下,當場一切為二。然后是一道鋒芒無匹的劍光橫掃而過,將其攔腰斬斷。

                  再以一座懸空雷局,以五雷正法緩緩煉化修士魂魄。

                  最恐怖之處,在于那座道韻無窮的璀璨雷局當中,出現了兩個被強行剝離出來的金色文字,正是蕙庭的妖族真名。

                  一場足可讓旁觀者背脊發涼、毛骨悚然的虐殺。

                  劍氣長城多戰事,戰場之上,慘絕人寰的畫面,層出不窮的狠辣手段,茫茫多。

                  只說米裕,納蘭彩煥,齊狩,這些劍修,在蠻荒妖族眼中,何嘗是什么善茬?

                  而這幅畫卷,之所以容易讓人倍感不適,因為出手之人,是陳平安。

                  但是程荃,絕對是例外。

                  絕對不會感到有任何不對的地方。

                  吳霜降收起秘法,畫卷隨水消散。

                  如那人生無常,萍蹤聚散不定。

                  吳霜降去往鸛雀樓。

                  老劍修與吳宮主道了一聲謝,然后獨自走在河邊,神色輕松,灑然一笑,是隱官大人做得出來的勾當。

                  昔年墻頭之上,并肩作戰的戰事間隙,竟然罵不過年輕隱官。

                  老人一轉身,好像還來不及收斂笑意,驀然間就已經老淚縱橫。

                  不小心。

                  鸛雀樓內。

                  吳霜降漸次登高,來到頂樓,大門自行開啟,他走入一間屋內。

                  在青冥天下歷史上,歲除宮曾經始終是一個勉強可算二流的門派,直到出現了一個吳霜降,他完全是憑借一己之力,將歲除宮抬升為天下最頂尖的宗門。

                  除了吳霜降自身道法造詣極高,可以說是視各境瓶頸如無物,可是吳霜降真正讓天下修士忌憚的地方,在于他傳道授業的本事,獨一無二。

                  故而在歲除宮內,吳霜降更是出了名的說一不二。

                  屋內,除了守歲人白落,還有掌籍兼文學的道官,高平。

                  此外猶有三人。一個只是瞧著與高平差不多歲數的道官,弱冠之年的面容,極有英氣,他化名桓景,道號“無恙”。

                  還有一個私底下有個“大話秀才”綽號的老人,化名常幼,見著了那位跨過門檻的歲除宮宮主,也毫無畏縮神色。

                  最后一位是魂魄不全的鬼仙,姓楊,卻早已脫離了師門和家族,在歲除宮閉關多年,這是他第一次離開道場。

                  吳霜降率先盤腿而坐,微笑道:“都別客氣!

                  鸛雀樓外,云水悠悠,與君同愁。

                  鸛雀樓內,兵家豪杰,誰堪共坐。

                  有些人,好像只存在于書中。

                  然后某些人,就好像從書中走出來了。

                  而這本書,名為武廟。

                  ————

                  浩然天下,桐葉洲,鎮妖樓。

                  樓外山水神靈共同敬香的天地異象,漸漸消散。

                  其中一炷水香和一炷山香,分別來自書簡湖的老先生,擔任仿白玉京的閽者,與純陽道人呂喦。

                  “既然對那幾個師兄留給你的那些功德,有了個決斷,但是我還得提醒你一句!

                  至圣先師微笑打趣道:“功德散盡,出乎私心,是沒有任何回報的,可別心存僥幸啊!

                  陳平安點點頭。

                  二話不說,陳平安祭出那把不屬于本命飛劍的“小酆都”,“有勞至圣先師幫忙打開禁制!

                  至圣先師也不覺得意外,一個連繡虎都沒能搗爛道心的年輕人,腦子靈光,不奇怪。

                  只是沒有急于出手,至圣先師沒來由笑問道:“一個修道之人,至今還沒個道號,不像話吧?”

                  陳平安難得有笑容尷尬的時候,總不能在至圣先師這邊,說自己取名一事極其擅長、只因為候選道號一籮筐,反而因為實在太多而不知如何取舍吧?

                  至圣先師又問道:“將來去了青冥天下,化名想好了?”

                  陳平安愣了愣,搖搖頭,“還沒想過此事!

                  要說化名,還真不少,北俱蘆洲的陳好人,桐葉洲的曹沫,五彩天下的竇乂。至于青冥天下那邊,有了!

                  只是至圣先師卻微笑道:“自己知道就好,不用跟我說了,免得泄露天機!

                  隨后至圣先師才伸出手,雙指捻住那把飛劍,根本無需讓青同打開鎮妖樓禁制,只是將那把飛劍輕輕往鎮妖樓外一丟,便化做一條纖細流螢,瞬間遠去千萬里,在夜幕中消逝不見。

                  驀然間,如無數星辰漸漸墜落人間荒野,燈火輝煌,在大地之上,依次亮起,漸漸稠密,仿佛有那百千萬億,熠耀往來,不可計數。在那破敗城池,在那荒郊野嶺,若熒光點點,恍惚如有一燈獨行者,有好似結伴并攜雙燈者,俱是那死無葬身之所、只能在 徘徊不去的孤魂野鬼,有那燈火攢簇密集之地,是那桐葉洲破碎山河,無人收廢帳,歸馬識殘旗,大大小小的戰場遺址,在那連綿不絕的破敗城池內,是復國后猶然來不及做那水陸法會,無法被祭奠的亡魂,但是陰靈匯聚不散,執念深重,死后依舊希冀著庇護一方山水的各路英靈,披掛破敗甲胄,燈火匯聚,涓流雖寡浸成江河,爝火雖微能燎野。處處燈火倏合倏分,好似路上行人,終要各奔東西,在那眾多官府衙門、私家書院,好似響起書聲瑯瑯,如挑燈夜讀,有依稀燈火若渡江者,或迎風疾行,或踟躕不前,回首望去,有那市井鄉野,光亮寥寥,若寒窗爇燈熒熒然,有那燈火在道上相遇,駐足不前如逢舊人。有那太平山,扶乩宗,玉芝崗等宗門覆滅之地,好似有燈火,仿佛修士紛紛御風而起,在漆黑夜幕中帶起了一陣陣的流螢光彩,一洲各地,皆有燈火等高,好似夫婦,生生死死,皆不愿離別,又有那些高低差距,幾乎,是那些大人牽著自家孩子的手,好像父母在低頭安慰那些孩子們,不怕不怕,爹娘就在身邊呢……

                  至圣先師轉頭望向身邊的青衫客。

                  之前一直默然遠眺的年輕人,等到他看到最后這一幕景象時,便一下子淚眼朦朧,嘴唇顫抖,使勁皺著臉。

                  至圣先師安安靜靜等著身邊的年輕人, 一點一點收拾情緒。

                  年輕人轉過頭,數次深呼吸,再轉回頭,與至圣先師默然作揖致謝。

                  老人側過身,拱手還禮。

                  看時辰,馬上就要新的一年了。

                  于是等到陳平安直腰起身,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桐葉洲鎮妖樓。

                  而是重返大岳穗山之巔。

                  傳聞上古時代,穗山曾經設置有一座節氣院,其中架有報春鼓,敲響此鼓,便是為浩然天下辭舊迎新,為人間報春來。

                  但是不知為何,穗山已經太多年不曾有人敲鼓迎春了。

                  置身于節氣院高臺上的陳平安,怔怔看著那架巨大的報春鼓,深呼吸一口氣。

                  陳平安開始擂鼓。

                  敲響報春鼓,天下共迎春。

              【精彩東方文學 www.gxnnlns.com】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
              百度風云榜小說:劍來 一念永恒 圣墟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我真是大明星 ;ǖ馁N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www.gxnnlns.com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方便閱讀。
              一级黄色网站视频_一级毛片国产A级毛片_一级毛片免费播放无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