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漢之莊稼漢 第1041章 長安城外

              作者/甲青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www.gxnnlns.com ,就這么定了!
                  能讓馮君侯露出癡笑的,要么是絕代佳人,要么是絕世美男。

                  關將軍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可佳人可美男,能滿足馮刺史的不同胃口。

                  只是這一年來的征戰,她的面容多了一些風霜侵染之色。

                  握住對方的手,馮刺史感受手面的粗糙,有些心疼,又有些愧疚,低聲道:

                  “怎么冒著這么大的風雪過來了?”

                  在馮刺史面前,關將軍褪去了平日里的英挺冷酷,眼波微微流轉,從未有外人看見過的嗔意流露于馮刺史面前:

                  “丞相的急令,讓你我二人立刻趕往長安,信使在河東沒找到你,我只好選趕過來與你匯合!

                  馮刺史這些日子忙著整頓河東,基本上把幾個主要的縣邑都跑了一遍。

                  再加上魏軍剛剛退出關中,各地難免有殘軍或者心向魏國的地方豪強,關中各路漢軍之間的聯系并不完全通暢。

                  所以丞相派出來的信使一時間找不到馮刺史,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丞相為何要讓我去長安?”馮刺史有些不太明白,“姜伯約不是早就到長安了么?”

                  “河東才剛剛穩定下來,我還想著去一趟并州呢!

                  “姜伯約并沒有進入長安城!

                  關將軍與馮刺史并立在潼關殘址上,隨口告訴馮刺史關于長安方面的最新消息,“而是被丞相派去了涇水那邊!

                  “這又是為何?”

                  馮刺史就更不明白了。

                  姜維領有虎步軍,又得丞相傳授八陣圖,種種跡象表明,他是丞相親自培養的新生代將領之一。

                  好不容易才搶了個首功,丞相反而把他調離長安,圖個什么?

                  “說是原本蕭關城下,原本有一支賊兵,汧縣降后,賊兵沿著涇水逃竄,丞相派姜維過去,正是為了堵死這支賊兵!

                  “哦?”馮刺史點頭,“估計又是司馬懿干的好事,斷尾求生!

                  “可能吧!标P將軍有些不在意地回答,“不過這支賊人可不簡單,聽說經過安定時,還想偷襲涇陽城!

                  “幸好安定的太守是柳隱,城內防備森嚴,所以才沒有被賊人得逞!

                  關將軍說著,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丞相才特意派了姜伯約過去!

                  在她看來,這支賊人若是趁著前段時間關中混亂,說不得還能逃出去。

                  哪知那賊將也不知不清楚關中發生了什么,還是另有他想,偷襲蕭關不成,退走時居然還想著去偷襲安定。

                  豈不知街亭之戰時,張郃都在柳隱防守的營寨面前都吃了苦頭?

                  “還于舊都是丞相的夙愿,丞相不會讓它發生任何意外,所以派姜維過去,可能就是為了穩妥吧!

                  馮刺史認為自己大概能理解諸葛老妖的心理。

                  只是丞相為什么要讓自己趕去長安,關將軍也不清楚,馮刺史也想不明白。

                  看到馮刺史有深思之色,關將軍還以為他是擔心新降之地。

                  “并州有霍弋,河東有石苞,皆是才干出眾之輩,有他們在,想來并州與河東,暫時出不了太大的問題!

                  哪知馮刺史卻是搖頭:“總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新降之地,好不容易才安穩下來,自然是一動不如一靜。

                  若是自己突然離開,雖說可能不會出什么大問題,但說不得會讓人誤會,到時候出點意外也不太好。

                  這么些道理,丞相不可能不懂。

                  相比于馮刺史,關將軍想得就簡單多了:

                  “多想無益,既然終究是要去長安,到了那里自然就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再說了,關中大局基本已定,長安那邊,應該不會有什么大事!

                  馮刺史一聽,暗道也是哈

                  只要自己能保證潼關與河東不失,長安又有諸葛老妖坐鎮,關中殘留的賊人,能掀起什么風浪?

                  想了一下,馮刺史問道:“三千呢?”

                  關將軍一愣:“誰?”

                  “二郎”

                  若不是在眾人面前,關將軍說不得就要動手打人。

                  “二郎已經先我一步去了長安!碧崞疒w廣,關將軍反而是面露憂慮之色,“有可能是與趙老將軍有關!

                  馮刺史一聽,頓時吃了一驚:“趙老將軍?”

                  按理來說,馮刺史最是知道趙老爺子多活了多少個年頭,現在傳過來什么消息他都不應該意外。

                  只是人都是貪心的。

                  這些年來,講武堂給涼州軍輸送了不少學生。

                  馮刺史是真心舍不得坐鎮講武堂的趙老爺子。

                  關將軍看向馮刺史:“你猜到了?”

                  馮刺史嘆了一口氣:

                  “我倒是寧愿我猜錯了。你冒雪趕過來,想必也是勞累,今晚先休息一個晚上,明日我們就啟程!

                  關將軍點了點頭。

                  從潼關到長安,大概有三百來里,沿著渭水,騎馬趕路,不惜馬力的話,三天就能到達。

                  只是關中初定,就算是走官道,若是人數太少,也難免會遇到亂兵或者攔路的強人。

                  不過對于馮刺史來說,這點問題根本不算什么事。

                  因為這一次,是由關將軍領著涼州鐵騎親自護送,安全可以說是萬無一失。

                  大漢丞相傳令讓關將軍也一起前往,不知道是不是也考慮到了這一層。

                  但不管大漢丞相有沒有這個意思,但他對馮刺史的看重,是實實在在的。

                  當馮刺史趕到長安城下的時候,遠遠就看到長安城門前有人正坐在輪椅上,似乎在等著什么人。

                  “丞相?”

                  馮刺史嚇得連滾帶爬地翻身下馬,一路小跑過去,推金山,倒玉柱,單膝跪在丞相面前:

                  “天氣寒冷,丞相何以在此受凍?”

                  一邊說著,一邊抹去因為急于趕路,被寒風吹出來的眼淚和鼻涕。

                  大漢丞相身子已是佝僂,頭戴委貌冠,雙鬢盡是白發,坐在輪椅上,膝上蓋著細絨毛毯防寒。

                  他看著馮刺史,臉上露出笑意,伸出干枯的手,似乎是想摸臉,然后又覺得不對,轉而拍了拍肩膀。

                  “吾在此迎接大漢功臣,心熱似火,何來受凍一說?”

                  凹陷下去的雙頰更顯得丞相如同風中的殘燭,唯有那依舊閃亮的雙眼,顯示出他此時心情的亢奮。

                  馮刺史從潼關趕路過來,一路上都快要凍成狗了,現在光顧著胡亂抹鼻涕,一時間竟是沒有反應過來:

                  “?丞相原來在等人?”

                  能被丞相稱為大漢功臣的,也不知是立下了多大的功勞?

                  諸葛亮看著馮刺史一臉的茫然,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笑聲里盡是欣慰。

                  馮刺史只覺得放在自己肩頭的手用力按住自己,耳邊聽著丞相說道:

                  “計定南中,策興漢中,經營西涼,縱橫北地,鯨吞并州,虎視洛陽,賊人聞之而喪膽,逆亂見之而敗退,此可謂功臣耶?”

                  咦?

                  這些事聽著耳熟?

                  馮刺史抬看向丞相,眨了眨眼,然后一陣北風吹過。

                  壞了,眼淚又習慣性地流出來了。

                  丞相看到他這副模樣,不禁有些慈愛地笑道:

                  “哭什么?這是你應得的!

                  “我沒哭”

                  馮刺史抹了抹眼淚,同時在心里嘀咕,什么叫我應得的?就這幾句夸獎?

                  “還說沒哭呢!”丞相笑呵呵地看著他,拍了拍輪椅:“走,推我過去!

                  “什么?”

                  馮刺史有些不明所以。

                  只見丞相輕輕地揮了揮手,

                  身后的將士如同得到的軍令,“唰”地讓開。

                  但見原本被擋住的后方,有持戟將士分列道路兩旁,一直延伸到巍峨的長安城門下。

                  一輛安車早就有前面等候多時,丞相示意馮刺史扶著自己上車,同時說道:

                  “吾自受先帝遺詔,夙夜憂嘆,唯恐有負先帝之托。今日能進入長安,雖死無憾矣!”

                  馮刺史聞言,大是意外:

                  “丞相的意思是,到現在還沒進入長安?”

                  “若沒有涼州軍轉戰萬里,吾此番能不能還于舊都,尚可未知,吾豈能獨占首入長安之功?”

                  丞相一邊說著,一邊在安車上坐下,又拍了拍旁邊位置,“且陪我坐!

                  馮刺史下意識地看了看周圍,感受著四周的灼灼目光,不由地有些扭捏:

                  “丞相,這不太好吧?”

                  “吾不過是想與大漢功臣同進長安,有何不妥嗎?”

                  一向謹慎的丞相,此時卻是少有的張揚,目光掃車子下邊眾人,睥睨而霸氣。

                  魏延悶哼一聲,轉過頭去。

                  楊儀面無表情,眼底陰沉。

                  關興張苞目光復雜地看著車上的馮刺史,愛恨交織,心里都是同一個念頭:

                  這小子若僅是我的妹夫,那該多好?

                  然后心有靈犀般,兩人的目光下意識地飄向對方,又心虛地別開。

                  孟琰則是露出摻有恭維的笑容。

                  只是吳班與李豐的心情最是簡單,笑容真心而實意。

                  丞相把眾人的神色都看在眼,再次開口道:

                  “虎威將軍此次功勞甚大,不知可否屈就駕車,與吾一起進入長安?”

                  能陪丞相一起首入長安,這可不是屈就。

                  陪同馮刺史前來的關大將軍聞言,看了一下馮刺史,再掃了一下眾人,劍眉就是一挑:

                  “丞相但有吩咐,末將豈敢不從?”

                  她可不像馮刺史那般虛偽,毫不客氣地坐上了御者的位置。

                  誰若不服氣,有膽子就站出來。

                  反正這一趟,本將軍定是要與阿郎同進同退的。

                  魏延再次重重地悶哼。

                  正如關將軍所想的那樣,就算是不服氣,他也得憋著。

                  軍中以軍功說話,關家虎子鐵騎橫掃北地,名震中原,誰敢小視?

                  “走吧!

                  丞相沒有理會這些人的小心思,吩咐道。

                  關將軍輕抖馬繩,車輪開始滾動,載著車上三人,向著長安城門馳去。

                  眾將只能是走路跟在后面。

                  “此戰過后,你在朝中的地位,就算是輕易不可動搖了!

                  在吱呀吱呀的車輪轉動聲中,丞相看著前方,緩緩地說道,“吾能看到還于舊都,但只怕是看不到興復漢室了!

                  “不過幸好還有你,吾到了地下,也能勉強向先帝交代!

                  馮刺史一驚,嚇得差點站起身來:“丞相何出此言?”

                  丞相卻是伸手虛壓,語氣平淡,仿佛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

                  “好好坐著,別一驚一詐的,你是給我治病的人,別說不知道我這身體是怎么一回事!

                  “我未能完成先帝遺志,但總算是找到一個能繼續興漢討賊的人,吾心甚慰!

                  馮刺史張了張嘴,卻不知自己要說什么。

                  在這一刻,他清楚地感覺自己在經歷著歷史。

                  這種感覺,很是奇怪,像是在薪火相傳,又給人一種沉重的使命感。

                  讓馮永想起了前世在抗洪前線時的宣誓。

                  想必當年丞相在先帝病榻前接受遺詔的時候,也有這種感覺吧?

                  “我怕我有負丞相的托付!

                  馮刺史低聲道,這是他第一次感覺信心嚴重不足。

                  即使街亭后路被斷,金城后路被斷,蕭關后路被斷,面對諸多兇險,馮刺史也從來沒有這么信心不足過。

                  丞相看到馮刺史少有的拘瑾模樣,微笑道:

                  “我知道你的心情,因為當年我也是如你一般,恐負先帝之托!

                  “其實不用怕,慢慢習慣就好。我相信,你會做得比我好!

                  “畢竟在很多時候,天子只是尊我敬我,但卻是與你甚是親近,屢次留你在宮中過夜!

                  馮刺史略有尷尬地一笑:“丞相過獎了!

                  大漢丞相看了他一眼,眼中有些意味深長:

                  “過獎?張家四娘沒名沒份地跟了你這么久,難道不是事實?”

                  “當!”

                  安車突然晃動了一下,然后就是石子跳砸的聲音。

                  估計是輪子壓著哪個小石子了。

                  坐在御手位置上的關將軍,身子紋絲不動。

                  雖然看不見關將軍的臉色,但馮刺史卻是突然如坐針氈。

                  丞相,坐車的時候不要得罪駕駛員知道嗎?

                  現在我們兩人的性命,可是皆操于關大將軍之手哇。

                  但見馮刺史有些結結巴巴地說道:

                  “丞相,這個,四娘她只是呃”

                  “吾得到消息,馮府在兩個月里,先后添了三個男丁,馮征西,你這本事,可是多少人都羨慕不來呢!”

                  嗯?

                  四娘她們生了?

                  馮刺史聽到丞相的話,不禁又驚又喜。

                  然后又是“哐當”一聲,車子再一次晃動。

                  把馮刺史從驚喜中晃醒,讓他一下子又如墜冰窟。

                  只見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喃喃地說道:

                  “今年的冬日真冷啊”

              【精彩東方文學 www.gxnnlns.com】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
              百度風云榜小說:劍來 一念永恒 圣墟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我真是大明星 ;ǖ馁N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www.gxnnlns.com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方便閱讀。
              一级黄色网站视频_一级毛片国产A级毛片_一级毛片免费播放无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