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仙令 第一零八二章

              作者/潭子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www.gxnnlns.com ,就這么定了!
                  季蝶在干什么,呂鎮平當然看見了。

                  他的面色,突然變得非常難看,“季肖,你們真想滅族嗎?”

                  季茂的混沌之晶,不管是龐中選還是樓紹隱、侯用禮、杜新虎他們,誰舍得放過?

                  他們這一會,只怕都等在季茂的尸體旁,等著隕石降溫,去翻他的混沌之晶。

                  季蝶在此時,用如此大規模的隕石雨砸下,他們能逃過嗎?

                  “如此動手,圣尊不會放過你們的!

                  “圣尊從來就沒想過放我們吧?”

                  季蝶身形一閃,一拳猛地轟至。

                  呂鎮平慌忙避開,“退!快退!”這些混沌巨魔人都瘋了。

                  再這樣打下去,還有什么用?

                  當務之急,是避敵鋒芒,等待援軍。

                  今日之仇……,他日十倍百倍奉還。

                  呂鎮平丟下快退的話,自己反身先跑了。

                  他跑了,其他人當然也不敢留。

                  而且,到了這種時候,誰都明白,與其一起逃,還不如分散開。

                  正所謂一人逃命,十人難擋……

                  操心這邊大戰的謝汝中、鄢青等長老團長老,看著又一盞魂燈突然熄滅,一時都心痛的說不出話來。

                  “不好……,老龐也危險了!

                  看到代表龐中選的魂燈,也明明滅滅起來,鄢青面色灰敗,深深一嘆,“各位,商量如何增援吧!”

                  再不增援,他們在那邊的人,只怕就要全軍覆沒了。

                  “圣尊……”

                  “不要想圣尊了!

                  圣尊到現在都沒回來。

                  不是躲了,就是被虛乘堵了。

                  “增援的事,只能是我們自己來了!

                  如果人族不知道,他們一下子死了這么多人,或許虛乘還不敢太過份。

                  但是,他們知道了。

                  所以,哪怕虛乘再廢,也會想辦法看著圣尊的。

                  “可是一庸……”

                  謝汝中也是一嘆,“一庸只怕不會給我們機會了!

                  四大仙宗就算馬知己會拖點后腿,天下堂和其他各宗,也不會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了。

                  “增援的前提是,保住族地!

                  他的話音剛落,擺在案臺上的傳送寶盒嗡的一聲,又一枚玉簡若隱若現。

                  是冥八又給他們傳消息了嗎?

                  沒人伸手,但是,大家的神識,都在玉簡完全實化的瞬間,一齊探了進去。

                  “萬壽宗有變,一庸帶了萬壽宗七大金仙已至仙盟坊市,壽元無多的包世縱亦在里面,族里……要做好大戰的準備了!

                  短短的一句話,讓他們的面色都凝重了起來。

                  人族……居然敢?

                  謝汝中的眼睛,和大家相對一處的時候,都是即憤怒,又沉重!

                  “此戰……,仙界壽元無多的修士,大概都要參加了!

                  萬壽宗包世縱帶了一個好頭。

                  其他各宗肯定有樣學樣。

                  鄢青非常憋屈。

                  這么多年了,從來都是他們為難人族,人族什么時候能威脅到他們的族地來?

                  “九方機樞陣破解了嗎?”

                  鄢青轉向他們的陣堂長老俞天奴。

                  如果破解了,他們就可以借用了。

                  俞天奴無奈搖頭,“還沒有!

                  “……既然沒有,那就想想其他的招,應對包世縱那樣的修士!

                  鄢青努力打疊精神,“無論如何,族地不容有失!

                  以陣法,抗住那些妄想用仙嬰自爆揚名的人族修士后,剩下的……,他們才好干。。

                  要不然,他們就太虧了。

                  “陣堂的!庇崽炫砗蟮乃膫人使了個眼色,“跟我走!

                  看著他們五人魚貫而出,鄢青又轉向謝汝中,“內奸的事,還當抓緊!”

                  族里的虛實,再不能讓內奸隨隨便便透露出去了,“就算一時查不出來,也絕不能再讓對方向外面傳消息了!

                  必須要看緊,要不然,他們可能都完了。

                  “我會看著的!

                  謝汝中點頭,“援軍的事……”

                  鄢青又一次看了眼龐中選的魂火,嘆息道:“暫時先管住這邊吧!育堡那里……我們也要做好隨時撤離的準備!

                  轉移育堡的星船要提前就位。

                  “人族……,等了這么多年才來的反攻,在最開始的時候,一定特別犀利!

                  鄢青瞄向大家,“想要讓他們退兵,最好的辦法是,在這第一次的接觸里,把他們打怕!

                  一如當年。

                  只有這樣,才能瓦解某些人的戰心。

                  “諸位有什么良策,都一起說說!

                  圣尊指望不了,他們就只能指望自己了。

                  “……萬壽宗一下子出了七大金仙!

                  一直沒說話的丁春仙上前一步,“很多年前,我與馬知己打過交道,此人……偽君子一個,但他對萬壽宗的掌控也遠盛其他各宗!

                  她抬手放出仙界地圖,幾個手印一打,萬壽宗所在的地方,盡都立體起來。

                  山川、河流、宮宇……,歷歷在目。

                  “余求不是想趁虛打我們嗎?”

                  她的臉上閃過一抹冷笑,“既然我們沒有時間救援呂鎮平,那我們……就反過來,殺入萬壽宗!

                  萬壽宗可沒有半圣。

                  雖然她更想打云天海閣,但是,余求他們拼殺在外時,木老道一定會坐鎮宗內的。

                  四大仙宗,其他各宗出多少金仙大修,他們一時無法得到準確數字,但是,萬壽宗已經明了了。

                  “而且,你們發現沒?冥八發給我們的消息,是一庸帶包世縱他們到仙盟坊市的,也就是說,馬知己這一會,并不完全贊同他們任何的出兵計劃!

                  丁春仙冷笑一聲,“萬壽宗表面上鐵板一塊,但事實上,因為馬知己死命抓權,自私自利,暗地里,如翁明瑤那樣的新晉金仙,早就對他不滿。

                  只是,這份不滿一直壓著!

                  壓久了,等到反彈的時候,就越厲害。

                  “我們也無需多少人!

                  把人手浪費在南佳人那樣的小天仙手上,才是他們最最大的敗筆。

                  “萬壽宗留守宗內的,都不是主戰派!

                  丁春仙眼神冰冷,“而保守派……,就像鄢道友說的,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們以雷霆手段殺上兩個,包世縱也好,翁明瑤也罷,肯定都會回援!

                  當年,能那么快的結束大戰,就是因為,大部分的人,受不住他們的這份遷怒。

                  所以各方才會聯合起來,明里暗里的逼迫宋玉他們下界。

                  “解決了萬壽宗的這一路大軍,其他各宗修士,就會掂量掂量,是不是要不惜一切的跟我們拼殺了!

                  這?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鄢青先給她鼓掌,“既然如此,亦早不亦遲,丁道友,攻打萬壽宗的事,就由你指揮,人選……,由你自行挑選,希望你們一刻鐘后就出發!

                  “是!”

                  丁春仙看向大家,“此去萬壽宗的人手,也不亦過多。連我以內,八人即可,有意的,現在就可以站出來!

                  ……

                  傅清容看著兒子的身形消失在傳送陣上,好一會,才轉過頭。

                  宗里還有一場硬仗等著她。

                  傅清容重新站到萬壽宮廣場的時候,所有在宗內的天仙以上修士,已經在等著了。

                  不過,萬壽宮的宮門緊閉,師兄馬知己大概想避過一時,藏起來不見人了。

                  “師兄,出來吧,公投開始了!

                  傅清容敲了敲門,朝管著外事的兩個執事弟子點頭,“給大家發放所有長老名簽,想投誰,直接就放入這里!

                  她的手指翻飛,很快一個全由靈光組成的透明圓箱就出現了,“開始!”

                  “慢!”

                  馬知己的聲音從宮內傳出的時候,宮門無聲而開,“清容,你真確定了嗎?”

                  “是!”

                  “呵呵!”馬知己笑了笑,“我同意公投,但是,你不能參加!

                  “噢?”傅清容挑了挑眉,“師兄又想說,我曾經嫁給一庸,你要防著我,把整個萬壽宗都白送天下堂?”

                  “白送不可能,但是……,可難保你不會給一庸很多方便!

                  馬知己冷笑,“就好像知道你出事,他馬不停蹄跑來一樣。傅師妹,你心里很清楚,你們雖然和離了,但是,彼此之間該有的關心,從不曾少。

                  而且,當初之所以和離,也是因為,你不想我們萬壽宗老借你之名,從仙盟那里得好處!

                  “啪啪啪啪”

                  傅清容給他鼓掌,“老狐貍都有本事顛倒黑白。當初我為何會嫁給一庸,師兄,你心知,我肚明,一庸心里的人,從來都不是我。

                  和他生下孩兒,我還要多謝師兄,若不是師兄在給我的靈酒上做了手腳,我和他,只會有名無份。

                  現在師兄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歸到我的頭上,對不起,我傅清容不認。

                  我從來沒有做出有損萬壽宗的事,那些年,天下堂的發展不錯,可萬壽宗同樣!

                  當年是互惠互利!

                  “我雖嫁給了一庸,卻也一直是萬壽宗的弟子。和離回來,當長老的這些年,亦不曾做過半點錯事!

                  傅清容腰背挺直,打斷他要插口的話,“讓我把話說完,師兄,你也別說,是你培養了我。

                  我是萬壽宗的弟子,我的靈根資質、悟性、忠心一樣不差,我這樣的人,宗門不培養,那才是有問題了。

                  我得的一切資源,都是因為,我配得到。

                  你不讓我參加公投,是想把我逐出宗門嗎?”

                  這?

                  馬知己是很想逐出她,可是,左右趕來的幾個師弟師妹,全都面色沉沉,明顯是站在傅清容那邊的。

                  他磨了磨牙,“師妹,是確定要跟我翻臉了?”

                  “不,我是實話實說!

                  如果,他沒有那么說她孩兒,她可能還是縮著,努力當一個配合他的師妹。

                  但是,既然他們已經走到如今的地步,傅清容就不打算再退一丁半點了,“公道也自在人心。師兄,你也不用再拖延時間了,今日公投,絕不可能再半途而廢!

                  馬知己的眼睛微不可查地瞄了瞄廣場上的所有人,“……那就開始吧!”

                  兩個早就等著的執事弟子,抬手間,飛出無數紙條,“諸位長老的名諱,俱在里面,想投哪一位,諸位只需把寫著長老名字的紙條投入這里便可!

                  連傅清容都收到十幾個紙條。

                  她非常自然地把自己的名字選出來,第一個投進了透明圓箱。

                  馬知己看到了她的動作,額頭的青筋都跳了跳。

                  他正要有樣學樣,南偏殿突然傳來一聲驚呼,“宗主,不好了,剛剛收到消息,金樓坊市被三位佐蒙金仙攻下了!

                  什么?

                  馬知己一呆。

                  他急步趕往偏殿的時候,傅清容幾個,也一齊趕了過去。

                  ……

                  靜河域,龐中選痛苦的想死。

                  可是,他又不想死。

                  他還在拼命的往外跑。

                  他希望像許添祿說的那樣,此劫過后,他還是他。

                  哪怕元氣大傷,只要活著。

                  他在拼命的往外跑,段振一行人和陸靈蹊,卻正往這邊跑。

                  段振想救人,陸靈蹊想要殺人。

                  兩邊的速度,都一快再快。

                  龐中選努力忍著渾身的灼痛,忍著大量元氣的流失,不停地騰挪在一個個火坑上方。

                  眼見他就要跑出來了,許添祿的手上,卻暗扣了三枚剛剛捏好的雪釘。

                  他不能眼看著金仙長老死,要不然,將來族里會追究的。

                  但是,如果龐中選自己不中用,跑不出來呢。

                  咻!咻咻……

                  微不可聞的聲音,以極快的速度,扎進就要跑出來的龐中選身上。

                  還騰挪在半空的龐中選身體一僵。

                  他呆呆地低了下頭。

                  右胸死點處,冒出了一個血點,他……

                  龐中選意識到了什么,睚眥欲裂的抬頭瞪向許添祿。

                  “長老,快跑!”

                  許添祿大叫,“快跑,快跑。跑出來,您就還是您!

                  跑?

                  跑你娘!

                  龐中選的喉中發出嗬嗬之音的時候,嘭的一聲,掉入下面的火坑。

                  “長老……”

                  遠遠的,魏虎聽到許添祿驚痛欲絕的聲音,心下大急的繞著奔來。

                  可是,遲了就是遲了。

                  熊熊火坑無數,哪里能看到他們的長老在哪?

                  完了。

                  魏虎面如死灰。

                  “許添祿,長老掉在哪里?”

                  “在……在……”

                  許添祿淚水滾滾而下,指了很前面的一個火坑,“在那里,我過不去,啊啊啊,長老啊,我過不去!嗚嗚嗚嗚嗚”

                  魏虎上前兩步,可是,在又一個砸下的隕石前,到底怯步了。

              【精彩東方文學 www.gxnnlns.com】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
              百度風云榜小說:劍來 一念永恒 圣墟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我真是大明星 ;ǖ馁N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www.gxnnlns.com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方便閱讀。
              一级黄色网站视频_一级毛片国产A级毛片_一级毛片免费播放无遮挡